他们逆流而行,满载希望

2020-02-20 作者:战疫牛油

image.png

陈杰是名神经外科医生,安徽淮南人,因为疫情爆发,陈医生在除夕当天就取消休假开始值班了。他所在的医院接收普通发热病人,确诊后会立刻转院,同时呼吸科和ICU等科室也有几十位医生分三批调去了方舱医院。

疫情期间人心惶惶,微信群里经常会流传很多谣言,陈医生一看就知道是假的,所以工作间隙经常在群里科普相关知识。

image.png

对于每天都需要外出,陈医生还挺平常心:“建议这段时间还是多骑车上下班,比公共交通安全很多。我平常上班忙,只通勤所以骑车里程少,但这段时间大家都不出门,我终于要完成‘金榜题名’、‘里程之王’、‘王者风范’这些成就了哈哈"。

image.png

阿豪是惠州同城会负责人,也是惠州中心人民医院检验科的医生,疫情期间为已确诊病人做身体指标检测。

阿豪为已确诊病人做身体指标检测,因血液样本存在传染风险,所以在负压病房单独建造了独立实验室。阿豪和同事们每天做实验前都要穿过一条两边都住着确诊病人的走廊,感觉就像在穿越火线。

image.png

在实验室内,阿豪穿着3层防护服闷出一身汗,手套也戴了3层,让一些常规操作变得十分困难,带着医用N95造成呼吸不畅,护目镜很容易起雾,经常连平时看电脑屏幕这么简单的事都做不到。

image.png

阿豪是密切接触者,不能回家,只能住进医院安排的酒店。吃饭困难,周围只有汉堡快餐在营业,有时还喉咙痛,总感觉自己要中招了。下班后窝在酒店看看手机,与同城会的牛油们聊聊车是他疫情期间难得的放松方式了。他说等疫情结束了,一定先组织牛油们开个烧烤趴,然后去骑行,骑去海边!

image.png

庄大琪是名上海基层公务员,二月春运返程开始后,大琪自愿报名增援火车站,检测来沪人员身体状况。像每一位防疫人员一样,大琪和同事每天都要穿着防护服、口罩、护目镜在岗六小时以上,为了维持秩序,他们也要足足“喊”够六小时。因为防护服很脆弱,期间不能喝水吃东西,也不能轻易上厕所,除非是离岗下班,工作人员尽量不脱掉数量紧缺的防护服。

image.png

执勤时间早晚班颠倒,时常刚刚适应了晚班,只睡了4个小时就又要起床执勤。不稳定的工作时间和超大的工作强度一直在挑战大琪的极限,半夜没有火车进站的两小时,成为他和同事们珍贵的补觉时间。

尽管如此,大琪也无比乐观,他说:“半夜下班有个福利,能在空无一人的马路上骑着小牛摘下口罩,尽情大口呼吸。这种感觉像极了一个憋气潜水的人,在最后一刻穿出水面,爽。加油!!!”

image.pngimage.pngimage.png

还有那些非透露姓名为疫情做贡献的牛油们。在后方支援的炽天使,从武汉疫情战役打响,就处在时刻备战状态。

image.pngimage.png

骑着小牛,在武汉大街小巷穿梭,帮忙运物资的阿昱昱。

还有牛油即使没有奋战一线,也在用自己的行动参与到这场战疫中,想了解更多他们的故事,可在小牛电动APP(社区)#战疫日记#话题中查看。

*本篇文章图片版权归拍摄牛油所有,内容由小牛电动整理发布,未经允许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